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地方都需要验证码。为了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和效率的最大化,在严格的黑产链中,中下游黑产连物理手机卡都不需要拿到,只要联系“卡商”,通过“收码平台”批量接收短信验证码,就可以拥有大量账号。

黑产品上游的“掘金者”:百万卡商和收码平台的罪与罚。 所有这些都是从短信验证码开始的... 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地方都需要验证码。自从实名制网络系统实施以来,手机就像是一个有个人ID的护照,几乎所有的网站和应用都需要输入短信验证码。 为什么各大平台都需要短信认证?第一是避免机器人恶意注册的风险,第二是网络安全法的要求,可以有效验证注册人的真实身份。 而互联网黑产品的从业者,一直都是一群“聪明”的人。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他们总能“开开眼”。通过大量使用虚拟手机卡、未命名卡等他人实名卡,可以进行“薅羊毛”、刷粉、刷量、刷单个字母等操作,更不用说诈骗、色情、赌博等高级游戏了。 在大多数网络黑产品中,如果你手里的手机卡不够多,很多“百万诈骗单”就会被扼杀在摇篮里!那么问题来了,这些人哪来的那么多手机卡?他们背后是不是每天都有庞大的工作人员来登记? 如果你这么想,你就太天真了!为了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和效率的最大化,在严格的黑产链中,中下游黑产连物理手机卡都不需要拿到,只要联系“卡商”,通过“收码平台”批量接收短信验证码,就可以拥有大量账号。 今天鹅师傅结合腾讯黑镜的研究和观察,给大家展示一下什么是“卡商”。什么是「代码接收平台」?我们先来看看隔壁老张的故事。 1。 老张的故事。 老张,一个“睡一百万”的男人,一个自称“给我足够的手机卡,我就能挑起半个黑灰色的制作市场”的90后男人,是全国“卡商”圈的一员。 所谓“卡商”,是指那些拥有大量手机卡的用户。他们会通过收码平台或者直接将这些卡出售给中下游的黑产从业者使用。 (1)老张是怎么拿到卡的? 善于社交的老张打通了卡产业链中的所有关系,他的大量手机卡主要来自两个渠道: 渠道一:从运营商的“幽灵”那里拿卡。运营商的工作人员每个月都有开卡的任务。运营商“内鬼”通过平等分享利益,每个月给老张供应上千张卡,达成默契合作,形成“双赢”。 渠道二:找中介进村“拉头”。老王是和老张合作多年的“老中介”。当老张这样的卡商有需求时,老王的团队会集体“下乡进村”,打着X-Mobile、X-Communication、X-Letter的旗号,从事免费手机卡赠送活动,以50到60元的价格获得可以正常使用的实名手机卡。 繁忙非法办卡现场。 (2)老张是怎么变现的? 老张手机卡数量庞大,主要是通过为黑行业中下游提供“收码”服务来实现的。 所谓“收码”,就是通过收集大量的手机卡,为用户提供收发手机验证码的服务;“代码接收平台”是提供代码接收行为的服务平台。 代码接收平台手机号流向的TOP6行业(数据来源:黑镜) 老张每天要做的就是把收到的手机卡插入“猫池”,然后把号码绑定到收码平台。 “猫池”可以说是卡商的“印刷机”。是一个带通讯模块的设备,可以收发短信,支持多张手机卡同时使用。可以同时插入8、16、128甚至256张手机卡,实现批量操作。 猫池。 这些卡根据不同的代码接收项目收费。一般冷门物品收码成本为0.1-1元/卡,热门物品收码成本可达1-9元/卡。老张手里有几万张牌,用来收码台的号码。按照上面给的代码领取费,办一次卡就能赚1000到90000元,整体利润非常可观! 这个收入真让人羡慕,但是屏幕前的大家!鹅师傅不得不提醒你:人啊,这一生总会有各种各样的诱惑,最重要的是守住自己的心! 2。 为什么各大平台要打击被视为“过街老鼠”的收码行为? 据腾讯黑镜调研观察,类似老张这样的故事在卡商圈比比皆是,他们提供的代码接收服务已经发展成为一条大规模、系统化的产业链,给网络安全和社会安全带来极大隐患! 1.违反法律规定的网络实名制要求的。 互联网实名制背景下,每个人的网络行为都记录在后台程序中。但是在收码平台的帮助下,黑产品的从业者变成了“隐形人”,非实名账户大量注册,难以追踪。 2.大量恶意互联网账户资源被囤积。 像老张这样的卡商,手机卡都有几万,更别说几百万的“同行”了。而且在大量平台上只能重用注册一张手机卡。如此惊人的卡号数量,带来了无数恶意的互联网账户资源被囤积。 3.它已经成为互联网黑产品的来源,并被用于各种违法犯罪活动。 “薅羊毛”,流量刷,发送垃圾信息,欺诈...所有这些互联网上的违法犯罪活动都离不开大量互联网账户的支持。 犯罪分子用代码接收平台提供的验证码注册账号就可以逃避监管和调查,当然需求很大。有需求就有市场。这样,代码接收平台慢慢演变成网络黑产链的源头。 黑色生产的代码接收过程。 3。 来吧,先生!收码行为如此恶劣,难以定罪?! 一般来说,由于代码接收过程中往往伴随着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很多时候,“老张”可以被冠之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同时,如果“老张”知道买家在下游犯罪,他仍然提供代码接收服务,也可能被认定为下游犯罪的共犯。 然而,令人尴尬的是,无论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还是下游犯罪的共犯,都注重代码接收行为的手段和帮助,而忽视了对行为本身的考虑。 这样做的直接缺点是“老张”很容易规避法律风险,比如采用“众包”。 所谓“众包”,最初是指企业将过去由员工完成的工作任务外包给互联网上未指明的普通人的一种商业模式。 聪明的“老张”努力提高业务水平,积极优化商业模式,创造性地将“众包”融入代码接收服务,吸引学生、失业青年、家庭主妇、老人等。通过“兼职”,“租借”他们的手机短信,并为他们接收验证码。 “众包”代码连接行为示意图。 就这样,授权之后,违法行为瞬间被冲走,成了“正经事”。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突然消失,共犯的主观心态难以证明,因此刑法对合码行为的规制处于“尴尬”的境地。 4。 领码罪与罚。 那么,还有什么罪名可以用来规范这些“老张”呢? 1.非法经营罪。 让我们从一个真实的[案例开始:(2014)赵四法政子楚第191号]:被告曾某某未取得相关营业执照,向广告公司发送大量广告短信,违法经营金额达9.63万元。法院最终认定其构成非法经营罪,理由如下: 1)曾某某有谋取非法利益的目的; 2)海量信息是电信管理部门许可才能经营的业务,曾某某属于无照经营; 3)曾的行为扰乱了市场秩序,情节严重。 手机里全是广告信息。 有的同学可能会想问,一个是发短信,一个是收短信,这能一样吗? 让鹅师傅回答:都一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短信服务和群发信息都是电信增值服务,只有经电信管理部门许可才能运营。 换句话说,如果你想从事这些业务,你必须“持证上岗”,否则就是非法经营!收码行为本质上是以谋取非法利益为目的经营短信服务的行为。 而且相对于海量的广告信息,收码显然危害更大,不仅数量更多,利润更大,而且还被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如果动动脚趾,你可以想一想:除了罪犯,正常人还需要那么多“黑账”吗? 所以“老张”非法经营罪的定罪处罚可以说是一点损失都没有! 2.救命。


标签:收码 手机卡 接收 卡商 代码 收码平台 公民 互联网 信息